您现在的位置:2020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陈玉环 > 正文内容

【平阳工匠·匠心筑梦】段禹光:泥火交融“陶”醉平阳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14 浏览次数:

   “好的陶艺作品,它必須有自己的思想,就是艺术的审美思想,自始至终要把这个思想体现出来,它会感染你,把你带到它的世界里。

   ”从那时起,段禹光走访老窑工,查阅资料,守在工作室中一遍一遍地烧制、改进、创作。 揉泥、拉坯、晾干、修坯、打磨、补水、上釉、装窑、烧制……一整套环节都必须了如指掌,费尽心思。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。

   “红陶土,古法盘,釉料调制有秘方,火眼金睛把火候。

   ”这就是段禹光的“金刚钻”。 如今,他把制陶过程中的每一步,都积累出了独属于自己的绝技。 为了“恢复传承平阳窑”这个梦想,他花光了所有积蓄,像蚂蚁搬家一样,扩建了工作室、引进了电窑、购进了设备,建起了设施齐全的现代平阳窑厂。 即便告别了从前的煤窑,每次烧制陶瓷作品时,段禹光都会静静地守候在工作室。

   这份守候,亦饱含了对非遗文化“平阳窑”的敬仰之情。

   2017年,一套凝聚他20余年心血的作品《平阳往事》呈现于世。

   作品灵感来源于宋代平阳窑中的典型器型——直口斗笠碗,经过烈火锤炼后的《平阳往事》闪着皮肤般的光泽,沟沟坎坎的肌理似巨人的脊梁和臂膀,蕴含着股股勃发的力量。 如其悠悠的名字,体现出平阳窑的沧桑和艺术特色。 “直口斗笠碗是平阳窑中最典型的器型,工艺已经失传,油滴釉也没人会做了。 但他用十几年工夫烧制成功,这其中的脑力、体力、时间是无法计算的,我佩服他的坚守。 ”山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晓庵感慨地说。 守一份传承,执一门技艺。

   从艺24年,在与泥土烈火为伴,固守于平阳窑的日子中,段禹光对技艺刻苦钻研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   其间,他将所感所悟编撰于《溯源平阳窑》一书,同时,还注重于提升自我,不仅获得了硕士学位,还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,申请成为平阳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 常有朋友说,段禹光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古代文人,身在闹市,却志在山林;活在网络时代,却向往文人雅集。 起初,他的《醉野》等作品曾获得全国陶瓷设计与创新优秀奖等国内外奖项。

   但喧嚣之后,他感觉到了举步维艰的困境和潜心创作的迷茫。 “是往学术上靠呢,还是往商业靠?因为不做商业的话,没有经济基础;老做商业的话,就会显得艺术底蕴不够......”于是,在工作和生活中,他开始调整学术和商业的互补关系。 大多数时候,他选择了向学术倾斜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